资讯中心

News Center
联系我们
  • 电话:020-22211419
  • 邮编:510663
  • 传真:020-22211445
  • 地址: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学城金峰园路2号

 

资讯中心

首页 > 资讯中心
癌症-万病之王

作者:香雪精准医疗-李柳萍

发布时间:2019-11-18

阅读:98

 

       50年前,癌症还是鲜为人知的疾病,而到了今天,则是妇孺皆知。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癌症已发展成为严重危害人们生命的常见病、多发病。

 

全球新发癌症发病率最高的依次为:肺癌、乳腺癌、结肠直肠癌、前列腺癌、胃癌。

 

     癌症是如何产生的呢?

 

       癌症是一大类恶性肿瘤的统称,是由一系列的基因突变造成的,每个突变对细胞接下来的运作都可能有所影响。

 

       一般情况下,在细胞增殖的过程中,如果我们的遗传物质(DNA)在复制过程中不小心出了很难修复的错误,而该错误可能诱发突变,为了防止这个细胞今后捣乱,细胞内有一套机制可以把这个细胞杀死。

 

       细胞内掌管这个生杀大权的基因之一叫 p53,该基因被列为癌症研究的明星基因之一。因为 p53 可以减少坏细胞的增殖,也就是可以抑制癌症的产生,我们把 p53 这类可以抑制癌症生成的基因叫做“抑瘤基因”。抑瘤基因是“基因组的守护者”,通过阻止基因组面对各种应激时发生突变并修复受损的DNA来防止癌症形成。然而,p53经常发生突变,p53突变后就“叛变”了,由抑癌基因转变为癌基因,p53蛋白积聚在核中并促进癌症。我们可以想像, 没有了正常功能的 p53 基因的细胞,既不会因为出了点差错就被杀死,也不会因为繁殖次数多了就衰老而死。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突变能给予细胞的很重要的装备之一——不受监管、想繁殖就繁殖。

 

       突变除了能让细胞不受监管之外,还能给予细胞很多其他的能力。 正常细胞的增殖是受到严格调控的。这有点像我们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不是你想生几个都是允许的,要想多生需要“准生证”一类的东西。 细胞也是如此,想增殖需要相关信号。 细胞需要的准生证是一类被称为生长因子(growth factor)的物质。正常的细胞想要增殖需要从外界获取生长因子,而突变可以让细胞在没有或只有伪造的“准生证”的情况下大量繁殖。 这是突变给予细胞的另一样重磅武器——不依赖外界的生长增殖信号。人体内有个极其强大的执法者即“免疫系统”。 细胞从好变坏后成为癌细胞,会遭到免疫系统的抓捕,但狡猾的癌细胞还是能存活下来。

 

它们会戴上“面具”,让免疫系统无法准确辨认;

 

它们会用上“反侦查工具”,增加免疫系统追踪的难度;

 

它们还会释放“毒素”,破坏免疫系统的功能。

 

       除此之外,突变还可以让癌症大军获得永生、入侵和转移、让血管长到附近来、雇用正常细胞为其打工等能力。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总而言之,突变给予了正常细胞巨大的生存优势,并最终发展成癌症。

 

       为什么癌症难治愈?

 

       癌症难治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其遗传异质性(Genetic Heterogeneity)。在癌症中,它指的是:同一种癌症可能是由不同的突变造成的。我们可以把癌症看成一只非常庞大的军队,其中每个士兵都相当于一个癌细胞。那么这个军队有多大呢?我们在医院拍片子能看到的时候,已经达到 109(就是十亿)的数量级了。

 

困难1:

 

       癌症“大本营”兵种繁多,这十亿个士兵是一模一样的吗? 答案是否定的。 他们有的拿刀,有的拿剑,有的开坦克,有的开飞机。这就给我们治疗癌症带来了第一层困难:用药去攻击癌症军队的话,总是有那么几个兵种我们搞不定,这样一轮药下去总有些幸存的癌症组织。假以时日,这些幸存者通过繁衍(也就是细胞分裂),又可以形成大部队。

 

困难2

 

       打散的小股部队分裂成不同大军,有人会说,我们直接把整个癌组织切掉行不行? 答案是:只能解一时之急。大部分癌症病人的死亡,都是由于癌症转移到了没法动手术的地方,像大脑、肺等器官。因为癌症部队的机动性很强,可以到处迁移。并且很多时候,癌症都是派出小股部队进行转移(术语叫 metastasis,就是我们经常听说的“癌症转移”,我们根本没有办法侦测。等我们能检测到的时候,小股部队早就分裂成十万大军了。此外,我们前面说了,本来兵种就多,这样,每次派出去的还能不重样。 一般而言,一个病人身上能找到十多个这样的转移病灶(metastatic lesion),每个都不相同,这又为癌症治疗添加了第二层困难——转移病灶间的遗传异质性。 同样是没有哪种药能把他们都消灭掉,而且转移了这么多想全部切掉,也是办不到的。

 

困难3:

 

       除此之外,治疗癌症还有第三层和第四层困难。要知道,细胞在分裂时,是会产生新突变的。在我们的比喻里,就是小股部队变成百万大军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新兵种。这就造成每个转移病灶内,也可以产生很多不重样的兵种,而通常总有那么几种兵种抗药。这样一来,药物治疗就难上加难了,这就是第三层困难。

 

困难4:

 

       第四层困难,则是个体间的差异。如张三和李四都得了肺癌,但是他们肺癌的兵种组成可以有很大差别。这些差别的结果是,A 药对张三有用,张三一吃就好,但对李四则完全无用。举个实例。对于慢性髓细胞性白血病 (CML),有一种很有效的药叫伊马替尼(Imatinib),这种药也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基础医疗系统必备药之一。但是这种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只对费城染色体阳性(Ph+ CML)的患者(约占 95%)有用。 这也是我们推崇“癌症个性化医疗”的原因。以上四个困难是从遗传角度解释为什么癌症难以根治。

 

       除此之外,还有环境、治疗手段、免疫等多个方面的原因。 在我国,人们的健康意识不强,一般情况下身体没什么毛病或者说有些小毛病只要不影响正常的工作生活就不会去医院看病,结果等到身体出现了极度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发现是癌症,基本上都是中晚期了,有的癌症已经扩散甚至全身转移了,这时再去手术、各种放疗、化疗等治疗,效果往往不甚理想的。

 

       不过,大家也没必要对此感到过分悲观,从 1971 年开始打响“癌症战争”以来,我们对癌症的理解已经深入了很多,癌症的存活率也在逐年提高。且近年来,非常值得关注的免疫疗法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免疫疗法的发展无疑为诸多不治之症的治愈带来了新的曙光。如目前国内TCR-T疗法的先驱广东香雪精准医疗有限公司已获批临床的TAEST16001,标志着TCR-T新药研究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相信目前被称为「绝症」的癌症,总会有被我们攻克的一天。

 

粤ICP备17063615号 Copyright © 2018广东香雪精准医疗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vancheer